2017年6月29日星期四

无题

我讨厌一切用口水表达的感情。
我不喜欢你自以为了解我,一脸理所当然的语气。
现代社会有一种很普遍的关系,甚至称不上友谊。有的人同在一个地方学习5,6年,期间没交谈过。这样的关系,比不上在营会认识而熟络的朋友。
所以不要摆着一脸熟知我的情况,理所当然地评价我。
陌生人评价陌生人,是很正常的事。这种假装和我很熟的陌生人,就很恶心了。
一个人面对恶言恶语,已经是一件很有勇气的事。

我有个秘密,无法和旁人述说。
很多人看着我。
我害怕向我投来的目光。
我害怕谈论我的那些话。
我装作幸福的样子,这样的我很让人讨厌。
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

2017年6月15日星期四

年轻真好

不得不承认,我的文章已失去"大众性",我再也写不出会得奖的文章了。其实拿"大众性"说事,也不过是掩饰自己再也写不出好文章。根本原因,是我被文字抛弃了。 ​​​

说我被文字抛弃,会显得文字过于不负责任。这种事,又怎么可能是单方面的原因。最大原因出自我。小学那个谈起阅读眼睛发亮的小女生,我对不住你。

我刚刚写了一篇文章,写完重看时,就知悉它照样是石沉大海。这种知道结果,却还是傻傻拿去给老师批改,再一字字打进电脑的感觉,愈发使我无力。

今年校内文章又拿奖了。其实我看到成绩那刻,我第一想法不是"好开心啊我的文字被认同了"而是"为什么会得奖?是不是老师认出那是我的字迹才让我得奖的?"
可怕又可笑。
我对自己还是太不信任了。
也不知道中学这几年,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小六生来我们学校参观。我负责带公教中学的学生。这一届小六生只有25人,新一届的小一生仅13名。一名同学说:"这样下去迟早完啦"童颜无忌,却是事实。

一群男生野惯了,又少了女生的陪伴,相处过程有些high。我像个老鹰抓小鸡似的,需时刻警惕,防止他们跑掉。最后我口也干了,喊不起来。

负责他们时我脑袋是有些头疼的,之后在礼堂观看表演时,有空档和他们说话。一个小弟弟和我吹嘘说他女友在bachang,我听了莞尔,12岁的我也懂喜欢的滋味,他们小小就在一起,真可爱啊。

回程时那个小男孩和我说:"姐姐我会想念你的,校庆我会回来找你"。一瞬间心都融化了。我也有些舍不得他们了。我们的缘分只有那么一天,我带过5年的小六生,清楚地知道,过了这一天,我们都会忘记对方的脸。再见面时已是陌生人了。记忆真的太短暂了。所以我很珍惜每次的相遇。

这次,我真的有些谢谢你们。
最后一年,最后一面,给了我如此心暖的回应。

必须要提的是,我在智能查询站前示范给他们如何查看余额时,几个小男生注意到了我的个人头像。他们说:"这是你啊不像的,你真人比较好看",啊哈哈啊哈哈,你能想象我心里暗暗窃喜却必须克制,努力表正经,忍得有多辛苦吗!

年轻真好

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2017年4月15日星期六

FOOL

有一段时间,我每见到一个男生就觉得他像你。

在听WINNER的新歌,
' I am a fool when I face to you"
昨天在老家学车。对于转盘,我还未上手。转弯时经常手忙脚乱,脑袋会有一瞬瞬当机。这时听到了WINNER的两首新歌。
心瞬间沉淀。

2017年3月31日星期五

〈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你會死〉

鯨向海
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你會死
我甚至在你臉上看到了希望
花葉晃著,鳥鳴唱著
陽光燦爛成平淡無奇之姿
與世界通聯著
沒想到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談話
你覺得已經痊癒了
不需要吃藥了
聽起來你的人生正要開始
原來你早已準備結束
窗外的美景縱然繼續運轉一千年
也不再使你任何片刻動心了
全身中箭過的回憶之小鹿
斑點掩飾著無數沉默的意味
我知道我們不能怪你
就像你也不怪我們
那些碎片與傷害
終究來不及光芒四射噼啪作響
順利突變成犄角
當你逆著千萬人的方向
孤獨往前走
我們卻沒有在你身邊
你在那一刻並沒有想到我們——
世局兩好三壞,無數高飛犧牲的什麼
你選擇將一切接殺
或許你正看著眾人為你哭泣
我們和你真的都盡力了
揮棒落空之處
你的宇宙
怎是誰說了算
就讓不了解的人去臆測吧
金融風暴,恐怖主義,世界末日
活著的人關心的事
都顯得不重要了
島嶼斷代,純黑且苦
遠方的逼逼聲一如往常
彷彿暗示著
再撐一下,再撐一下就可以
通過那閘門了
我真的一度在你臉上看到了希望……
嘆息如迷霧,淚眼如殞星
你的甜味漸漸消散於夜色中
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你會死
这个礼拜正直学校艺文周,配合华文学会,举办了全校团诵比赛。很荣幸的,我班此次第一次入围决赛,一举夺下冠军。觉得真的太美好了,不真实得想做梦。我没有参与这个比赛,仅仅作为旁观者,看到同学激动流泪的样子,内心也起了一种“啊太棒了”的感叹,我想,这就是班上其中一分子能感受到的喜悦吧。
我班的团诵题目是《那一天我并不知道你会死》,一开始他们在班上的排练并没有表现过分关心。我对于不附文字的演讲/朗诵/演唱(除非曲调对我口味),一概并不伤心。最后一次他们在班上排练,附上了ppt,那时候我才认真欣赏这首诗。怎么说呢,显然意见,他和平时比赛专采用的稿不同风格,更吸引我的是他和我平日阅读的新诗有所差异。心里虽仍然知道任何东西都可以拿来写诗,此前却从未想到这类体裁。
专业的诗评已有太多,小女子才疏学浅,就不多多评价了。我尤其喜欢里面的“那些碎片與傷害 終究來不及光芒四射噼啪作響 順利突變成犄角”把主体“碎片與傷害”形容得太妙了,谁会想到他们也可以“噼啪作响”。最后“嘆息如迷霧,淚眼如殞星 你的甜味漸漸消散於夜色中”你真的可以但从文字想象:一片朦胧中,有一人因虚的双眼,渐渐失散远方....
我一开始接触新诗(现代诗)并不是通过华文老师,相反地,是小学的英文老师通过音乐带我步入诗海。她是个弹吉他的“文青”,找谱填曲,让我们演唱徐志摩的《偶然》等等。后来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也吸引了当时满怀少女心事的我(遮脸)。很遗憾的,我并没有深入阅读诗,在踏入中学后,义无反顾地奔向中国文学和日本文学,至今没法出坑。对于诗,只是偶尔阅读。
但偶尔的阅读,反而让我印象深刻。。初一时无意看到木心的《从前慢》,我立马放弃了写爱情有关的诗,因为已经无法超越诗带给我的意境了┌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当初看到这句时,我暗地自问是身处的时代不同,才会造成作品表达内容“独特“?后来发现,噢不是的,诗人之所以被称为诗人,就是因为他们具有独特的诗意。
我较多涉及顾城,海子的诗。除了名气在外,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生命的结束令人唏嘘,常常作为人们的谈资。(恍惚意识到我现在也在消费他们...)海子写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不久卧轨自杀。顾城,诶,我实在不知该用如何的语气谈论他。悲剧。他隐居纽西兰激流岛,”因为离婚与其妻谢烨发生冲突,用斧头砍妻子谢烨,谢烨受伤倒地,过程成谜,顾城在崩溃之中仓促留下四封遗书,随即上吊于树上自杀,谢烨于其死后数小时不治。“(取自百度)我当初上网搜索看到这一句,心里不知作何感想。
他在《一代人》里的┌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尤为我喜爱。同时也是众多人的心头好。后来我在杂志《明日风尚》,有一刊主题落在激流岛。编辑提到了顾城,里面有一段文字,我特意摘写在我的手抄本:
┌也许,人在二十岁的时候最适合做诗人,内心澎拜,不甘世俗,放浪不羁。到了三十岁,理论上应该成为小说家,开始懂得起承转合,懂得凡事必有因果和脉络。如果还能顺理成长到四十岁,则可以开始写散文了,在貌似洒脱的文字下,偷偷埋藏的是自省和自恋。...回过头来看顾城,海子,志摩,很多英年早逝的诗人们,他们永远停留在了美丽苍白的二十岁,拒绝成长,拒绝腐朽,反而得到了不朽。很难讲是他们选择了神,还是神选择了他们。┘
我曾经在学校行政机构看到一本杂志(?),里面都是马华诗人的作品。有一篇诗着实让我印象深刻,我当时还特地抄写下来,很可惜纸张已不知去落,脑袋里只记得零星。内容是这样的,我创造了一个木偶,又替他创造几个玩伴,教木偶玩游戏,交朋友,一起学习,尾句是点睛之笔,“最后 我教会他什么是敌人”,意指木偶一起的玩伴,也可以是他的敌人。我看到最后一句心,心惊地冒冷汗。可能读者会觉得有些夸张,坦白说,我在打最后一句时,那种可怕感还稀稀在目,手都起鸡皮疙瘩了。很可惜我遗失这首诗名和作者,希望有知道详情的人告诉我。
仓央嘉措这个集诗人,喇嘛等身份于一身的人,人生经历换成现代严如偶像剧。人长得帅,又有才华,多情,还是达赖喇嘛。据说他年少时,常常在布达拉宫山底下,化身平常人,和街头小女孩谈笑。他的情诗,文笔细腻,难以想象男人也可以写出这么触动女心的情诗。,难以忘记他的名句┌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今天不知不觉就说到了诗。晚安。

2017年3月15日星期三

无题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

度过了一个非常难忘的生日,第一次在外地庆生。被好姐妹瞒着回家,结果等来他们给我的惊喜。每次发生特定事情时,我会在心里和自己说一定要记得写进博客,可是现在回首往事,知道有些事适合藏于心底,(其实也是我懒)。

今天刚从PlatKitchen庆祝朋友的生日,18岁了,真羡慕,这个年纪能做很多我无法做到的事情。也在这个派对上,我后知后觉发现,身边真的很多人很幸福,班上大部分进入了春天永久状态。也许未来有一天,能收到其中的红信。

这几天开部落格时,发现有一些旧文被浏览了。很多内容我都已经忘了,我一个个点进去看,后来把间中一些移除显示列表。旧人,过去的应消失在应该消失的地方,旁人或许会因为一些言语,对博文起了好奇。其实没什么提起的必要。只不过是当时的我觉得它有值得被写进部落格的价值。既然现在毫无价值,放在那里,大方把当时的情景给外人欣赏,这实在不是完全我的风格。

现在的生活,虽然不是最快乐的,却是目前我能安然处之的情况。